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内地明星
杜琪峰与刘德华:天若有情到暗战
时间:2020-07-31

杜琪峰与刘德华:天若有情到暗战

2001年12月19日14:18:43 网易报道 东郭先生与狼共舞

 

 

  杜琪峰,这位被称作“香港电影定海神针”的导演,遗憾的是,他的几部颠峰之作如获得第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的《阿郎的故事》和2000年第1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的《枪火》,我都没有看过,但是从1990年到1996年由他监制的《天若有情》三部曲我全部看过,印象最深的是由刘德华和吴倩莲主演的《天若有情I》,再看到1999年的使刘德华荣登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的《暗战》,个人观点,它们都是港台片中的佼佼者。在将近10年的跨度中,这种相似体裁、但又各有侧重的枪战片,我们能看见杜琪峰与刘德华的怎样的历程呢?

  在《天若有情》中,刘德华的黑社会背景是一段爱情故事的令人心碎的原因,和富家女吴倩莲的富有传奇色彩的相逢、狂暴的黑社会倾轧过程还有最后凄美的结局,使得电影最终暗合了片名《天若有情》(又名《追梦人》)———那是个十足的爱情故事文本;《暗战》中,虽然也有若有若无的爱情,但是已经被淡化,刘德华与刘青云之间,匪徒与警察的较量、恩怨纠缠的那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错综关系和情感,才是能够让人紧张一把的理由。

  港台片一贯有美化黑社会的传统,从严格意义上讲,刘德华那张硬朗而又充满正义感,阳刚有余但杀气不足的脸并不太适合适合扮演黑社会,不是脸谱化,只是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讲,人的经历也一定会反映到他的脸上来。而在高科技发达的现在,技术成了可以被仰仗的工具,谁又能说“坏人”就该是怎么样的呢?因为争斗,已经从赤手空拳、到兵器的短兵相接然后再升级到了心智的斗智斗勇。从《天若有情》到《暗战》,也正是这样的一个过程。

  《天若有情》和《暗战》,都无一例外的有着“英雄末路”的宿命色彩。《天若有情》快要结束时,刘德华骑着摩托车载着吴倩莲在高速公路上狂飚,风吹着他鼻中不断流下的鲜血,吹到吴倩莲的身上,镜头的酷,几乎可以与周润发在《纵横四海》中雨水顺着发梢滴到下巴,周冷冷又略微有些讥诮地拭去相媲美;在《暗战》中,刘德华也是只有四个星期生命的癌症晚期、却又一心要为父亲复仇,但是片子里除了几处有他咳出鲜血之外,并没有过多着墨他的浮表的“酷”。眼神,眼神里透出的机智和些微玩世不恭,将近10年,他,也终究变了!那个数年前的为活着争斗为情死的“小混混”,变得成熟与智慧,所以更酷。

  与吴宇森的对于暴力场面如痴如醉的刻画的“暴力美学”所不同的是,在杜琪峰的片子里,对于暴力场面如开枪、打斗的镜头被有意或者无意的弱化。《暗战》比起《天若有情》来,节奏快了很多,如果说《天若有情》的本土色彩浓厚的话,那么《暗战》无疑更多了些好莱坞枪战片的色彩。刻画男人之间特别是警匪之间的友谊和惺惺相惜,《暗战》不是第一部也不是最后一部,反映到《暗战》上来,对于情节的看重,跌宕起伏的情节、与“无厘头”截然不同的笑料、隐隐的不直接宣诸于片子表面的爱情故事,画面和配乐的精美,使得他的片子具有了更高的可看性。所以也不难解释,为什么《暗战》以及他的另外几部片子除了获得媒体和权威的好评外,也获得了极高的票房。

  两部片子,除了看见刘德华作为演员的显而易见的成长,杜琪峰作为监制到导演的变化,还有香港社会的“世纪末心态”,对于正义与非正义的重新审视和评判,在世俗人的滑稽小丑(如刘青云的上司等等)的重重包围圈中,略带游戏色彩的自嘲、复仇、玩弄对手于鼓掌之上,“英雄”,无可避免的被笼罩上了一层唯美(如《天》中刘德华的死)和理想主义色彩,即英雄是无敌和不败的;在香港这样的商业(或者说金钱)社会,金钱不过是个浮华的梦,从《天若有情》中,刘德华对金钱的追逐,吴倩莲对于金钱家庭的舍弃,到《暗战》中刘德华的处心积虑最后依然千金散尽(捐赠),就如《暗战》里蒙嘉惠脖子上的那条价值连城的宝石项链(刘德华赠送的),一切,是真的?还是假的?

  或可说,导演和演员戏演到、拍到一定份上,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真作假时假亦真”?!

(本文来自网易新娱乐社区)

手机短信,推荐新闻

 

热门文章

推荐阅读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